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西北政法大学论坛-西法大-西政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868|回复: 3

[小说] 三月里的幸福饼——续   [复制链接]

社区勤杂工

我爱牛奶~~

Rank: 4

UID
13402
帖子
10050
碎银子
19801 两
西政经验
926 点
积分
60237
性别
保密
来自
不告诉你

西政在线光棍 西政在线幸运勋章

发表于 2012-5-7 21:12:21 |显示全部楼层
  这个题目是张小娴的一部小说,看完后总觉得周蜻蜓与徐文治的分开十分让人觉得可惜。便试着想给自己制造出另外一种结局,当然以下内容皆有狗尾续貂之嫌,望看人们见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 雨愈下愈大,溅落在地面上的雨滴也飞的愈来愈高,地面上开始有了厚厚的雨雾,开始看不清行人们匆匆的脚步……
  回家后,我觉得头有点晕,摸了摸额头,略微有些发烫,可能是受了凉气,有些感冒了。于是搬出家里的小药箱,那是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,方方正正的,很普通的那种。上面有一张手工绘制的药箱便签,看起来有些歪歪扭扭的,那是文治的杰作。呆呆的盯着便签不知看了多久,猛然的一个喷嚏惊醒了梦中人,打开盒子,仓皇翻出了几片感冒药,匆匆拿过杯子倒了水,大口的喝掉了那几片药。

  感冒的人总是喜欢睡觉,似乎并不能用喜欢这一词来形容。但我又想不出什么好的词语来形容了,感冒的人,大都需要休息的吧。药效作用的很快,感冒药中似乎大都有一种药分会催眠,觉得有些倦了,便睡下了。
  一觉醒来,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,窗外已是黑夜,雨却似乎停了。走近窗户,只见玻璃上还残存着雨痕,点点滴滴的雨水不时顺着玻璃划落下去,最后落入尘间,一去不返。忽而手机响了,翻过一看是良湄,按了接听,良湄急促的问道:“良湄,你怎么了?给你打了一下午电话,怎么不接电话呢?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。”我说:“抱歉,我感冒了,下午吃了药,睡了过去,没有听到电话响,才刚刚醒来。”良湄缓和了语气:“嗯,没事就好,现在好点了吗?”我答:“好多了,已经痊愈了。”良湄说:“噢,那就好。你肯定没吃过晚饭的吧?去吃点宵夜?”听良湄这么一说,忽而觉得肚子有些饿了。看表,已经夜里九点多了。于是说:“没吃呢,那我们去哪里吃饭?”良湄说:“你才刚刚病愈,我们去吃点清淡的吧,我家对面这里新开了一家粥店,我们去喝粥吧?”我说:“嗯,好,那我现在去你家那边?”良湄说:“不用了,你到楼下来就可以了。”我答应过,便拿件外套,下楼了。

  楼下的停车场里,只见良湄怀抱着双手,在往楼梯口远远地望着。快步过去,跟良湄又嘻嘻哈哈的寒暄一番,正准备拦下一辆的士,被良湄匆忙阻止了。她说,不用坐计程车了。我们走路过去就行,很近的。
  大约走了二十分钟,良湄说到:“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顺着良湄手指过去的方向,那里果然有一家新开的粥店,门口的贺喜花篮还未挪走。
  店里的风格很是简洁,却又有几分典雅,又让人觉得亲切,似乎来过这个地方。显然,我是从未来过这家店的,如不是因为良湄,我可能都不会发现这家店。
  我要了份银耳莲子羹,良湄要了一份皮蛋瘦肉粥,一份南瓜小米粥,说是为了给我补补身子。

  店里喝粥的人并不多,所以我们的粥很快就上桌了。这里的银耳莲子羹不是甜的,似乎可以说是略微带一些咸味的,跟以往的银耳莲子粥区别很是明显,喝惯了甜粥的我。忽而觉到咸粥亦是上天的美好恩赐,它并不是以往的那些放了食盐的咸味,而是清香中略带一些似是与生俱来的咸味。喝起来,并不像盐巴那么让人觉得生硬。小米粥亦是很不错的,据说这是老板专门从内地辗转弄过来的。今晚是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号。所以,能弄来内地的小米的确对店家来说不是一件易事。
  皮蛋瘦肉粥也很有自己的特色,蛋花搅得很匀称、细碎,仔细看去。并不像机器搅拌的那些蛋花,整齐倒是,却是缺了这份皮蛋粥中蛋花所拥有的柔和。听服务员介绍,原来这里做粥的食材大都是手工加工而成的,老板说是为了给顾客们提供一份特别的粥。之所以不用机器加工,是为了不让顾客们察觉出粥里的冷漠。看来,店家老板定是一位细心而又聪明的人。本想见见店家老板,可惜听服务员说老板今天回家的早,看两国交接仪式去了。

  倏忽想起,明天,香港便正式回归祖国了。反正下午已经睡够了觉,现在回去,必是失眠无疑,不妨看看交接仪式吧。似乎我们总是心里开始想着一件事情的时候,便对手头的事情产生一种匆忙完成的臆想,然后便奋不顾身的一味强求用最迅疾的动作完成此事,迫不及待的想开始彼事。又或者,干脆急速停下手头的此事,置之不顾,然后全身扑向彼事。期间的得失,似乎已经并无干系,只有做成彼事才是当务之急。一旦彼事成功的完成,心头的喜悦之感不亚于中得大奖。
  三口两口喝过自己的莲子羹,便催促良湄快些喝掉她的。良湄被我一惊一乍的举动弄得犹如呆头鹅,她看我的眼神犹如看到了外星生物那般,又或是看到了几千年前的古人,一脸的惊诧差点我让把刚刚入口的粥喷出来。狠狠地憋了回去,总算缓过一阵大气。“快吃啊,吃完我们去看交接仪式。”良湄听过才恍然大悟,“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?”“是的,你快些吃吧。”
  总算是在我的连催带威胁之下,良湄大口的喝完了她的粥。结过账,我们出了粥店。

  吃得过饱,我们两人便心照不宣的沿着路边走着,忽然,我的手机响了。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心中狐疑之际接过电话,对方是个男人,他急急问过,“喂,您好,请问您是周蜻蜓小姐么?我是徐文治的同事,他刚才出去采访新闻,出了车祸,现在昏迷过去了。”
  原来,当得知自己曾在意过的人忽然传来不好的消息时,心中会忽然产生难以名状的感觉,阵阵急促的心痛强烈的袭来。原来,如不曾离开,我们便不会得知那个人的不可替代。
  “您好,我是周蜻蜓。徐文治现在在哪里?有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?”对方答道:“没有了,他的家人联系号码薄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名字。他现在在北京的XX医院。”“噢,好的,我尽快过来。另外,谢谢你!告知我这件事!”
  
  匆匆挂断电话,问良湄要过她身上所有的现金,匆匆拦下过路的的士,准备去往机场。跟良湄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,说我会尽快回来,这边我的事情就麻烦良湄料理了。良湄看着决然的我,说道:“蜻蜓,希望你此去能寻回你丢失的爱情!我在香港等你的好消息!”
  到了机场之后,忽然想起来,忘了带护照。匆匆拿起手机,打给良湄。良湄接听,“是不是忘了带护照?我现在也到机场了。”说话间,看到机场入口处良湄在向我远远的招手。迅速奔跑过去,接过护照,转身欲走时。良湄说:“蜻蜓,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?”我说:“好啊!”
  便拉起良湄的手,急急跑向售票处。夜间的售票处,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,却依然觉得人非常多,售票小姐的动作似乎比平时迟缓了许多,却也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售票小姐面前的电脑,期盼机票快些打印出来。机票终于顺利的打印出来,接过机票,我们又急急的冲向检票口,被安检员拦了下来。她说,“对不起,小姐,您的航班还有一小时才能登机,请您先稍等一会吧。”
  “居然还有一小时,我现在一秒钟都觉得过得太慢。”我对良湄抱怨着。“没办法啊,航班时间是固定的,它又不会因为我们的事情而提前。”良湄说。是啊,纵然我们内心急切地期盼着时间快些消逝过去吧,但周遭的事情却从不因为我们的心情而发生一点点的改变,那些能改变的,大约只是时过境迁。

  我又拨回那个陌生号码,“您好,我是周蜻蜓,打扰您了,我大约还有四个小时就到北京了,您能再帮我看看文治的情况么?不知道他现在醒过来了没?”对方遗憾的答道,“我就在文治旁边呢,他还没有醒过来,抱歉啊!”“没关系,谢谢你!”我失望的挂掉电话。
  当我们怀着极度的臆想希望某件事情能够出现我们所想的情况时,轻微的出入,便使我们无法接受,只觉天昏地暗!
  这一个小时,大约是我这一生中时间过得最慢的一次,我很想很想拨快时间,现实却告诉我这是无法实现的,只好暗自祈祷文治平安,希望他快点醒过来吧!

  当我们沉浸在一件事情中时,似乎会忘记周遭的一切。良湄忽然叫我,“蜻蜓!蜻蜓!快登机了!”我还没回过神,良湄便拉起我,这一次换做她拉着我迅疾的跑向登机口……

  航班降落时,才是凌晨五点多一些。坐上了北京的出租车,一路上不停地催促司机开快些,良湄只好安慰我说,快到了快到了,你别催司机了,还有红绿灯呢。猛然惊醒,是啊,这一路上还有红绿灯呢。我们的这一生,这一路上不知会出现多少个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,每一个十字路我们都不知道接下去要走的方向是哪里,便只好随心选择,选择了,便不后悔。便要顺着这条路走到海角天涯,走到柳暗花明。

  到医院时,天色已经大亮,今天似乎是个很好的天气,可是我无心欣赏。当我们心怀重重心事时,路边再美的风景也不能让我们驻足,只因心中那跨越千山万水的牵挂。
  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,我才心中有如大石落地,此时彼时,无论冬雷震震,夏雨雪,都不愿与君绝。

  上天保佑,文治此时恰好苏醒,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似曾相识的人,努力眨眨眼睛,接着看到他难以置信的惊愕表情,随即转为惊喜。他试着叫道:“蜻蜓,是你吗?”
  忽然间,此前一直被我抑制的眼泪溃不成堤,原来,在我们最在意的人面前,眼泪总是这么不堪一击。走近,文治的面色有些不好,刚好医生来巡诊了,便问医生文治的详情。医生说道:“噢,小伙子啊,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,休养几天便好了。”“那怎么会昏迷这么长时间呢?”我问道。“嗯,这位小伙子近期营养不太好,所以出了车祸,失了血,才会昏迷。”忽而觉得万分庆幸,庆幸文治没有什么大碍。心情因此转为大好。原来,我们的心情有时候是随着另一个人而随时转变的,他开心欢笑,我们便开心欢笑;他遇到了不顺利的事情,我们的心情便转为忧愁难过。

  看到我脖子上戴着的两个戒指,文治忽而有些动容。他忽然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蜻~蜓,我们~ 我~们~结~婚~吧。这一次,我再也不逃了!”

  呵,时光流转,纵然回不去从前,我们却能努力转变,终得这岁月静好,现世浅安……




该贴已经同步到 风痕的微博
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已爱得怯懦,恨得卑微,哭得遮掩,笑得虚伪。。。

社区勤杂工

我爱牛奶~~

Rank: 4

UID
13402
帖子
10050
碎银子
19801 两
西政经验
926 点
积分
60237
性别
保密
来自
不告诉你

西政在线光棍 西政在线幸运勋章

发表于 2012-5-7 21:25:12 |显示全部楼层
都没有人跟我抢沙发,哇哈哈哈哈~~
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已爱得怯懦,恨得卑微,哭得遮掩,笑得虚伪。。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UID
23746
帖子
110
碎银子
248 两
西政经验
1 点
积分
619
性别
来自
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
发表于 2012-12-26 23:06:32 |显示全部楼层
顶个

使用道具 举报

社区勤杂工

我爱牛奶~~

Rank: 4

UID
13402
帖子
10050
碎银子
19801 两
西政经验
926 点
积分
60237
性别
保密
来自
不告诉你

西政在线光棍 西政在线幸运勋章

发表于 2012-12-28 13:03:10 |显示全部楼层
sun.rain 发表于 2012-12-26 23:06
顶个

我都忘了这是我写的。。。
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已爱得怯懦,恨得卑微,哭得遮掩,笑得虚伪。。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Archiver|西北政法大学-西法大-西政在线 ( 陕ICP备05006089号 )    

GMT+8, 2019-10-19 15:05 , Processed in 0.099280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Eaccelerator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